快捷导航
发新帖
楼主: 墨邶长回

【古风小说】《寸心》(古耽,将军)

  [复制链接]

易笙一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4892 个

签到天数: 56 天

[LV.5]签到达人II

发表于 2018-2-12 16:32:42 |显示全部楼层
唔,阿墨,更文好不好,催更。。

使用道具 举报

易笙一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4892 个

签到天数: 56 天

[LV.5]签到达人II

发表于 2018-2-12 16:34:58 |显示全部楼层
阿墨阿墨,要更文,更文更文

使用道具 举报

墨邶长回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803 个

签到天数: 24 天

[LV.4]签到达人I

发表于 2018-2-14 00:21:04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说起这个,我昨日去了姚相府里,你若是想请命靖北,他也会保你,但女相卫裕或许会问你几个问题,不过都不会是很难回答的问题。过几天你便去拜访一下姚相吧,他那里有非常齐全的,近年来的靖北情况。”
“这还真是……”周庄晓用扇子抵了抵额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这巧合,真的是太巧合了,“我知道了。明日你离开,我在外面送你一程,诸事当心。”
“哈哈,别的不敢说,至少靖西有我在,西戎就不敢大举进攻,倒是靖北棘手,岐氏占领的十五座城池,之前合我西东南三位将军也才收回了六座,那边没有真正的统帅,岐氏今年也有些蠢蠢欲动。”
两人谈起这个,也走入了僻静的小巷,若辙半路离开了,他要去做临行前的清点,兵马,辎重,明早还有一次。
周庄晓站在水池旁边,挂在木栏上的灯笼亮了一半,他神情轻松,收了手中变得冰凉的玉佩,似乎已经有了决定。
[“这是……小未儿对吧,长得真可爱~”姚傅淳看着躲在郑姨娘身后,偷偷露出半个脑袋的小孩子,忍不住上前捏了捏小孩粉嫩的脸,吓得五岁的姚未僵直了身体,连抓着郑姨娘衣袖的手都松开了。
这是姚傅淳与姚未的第一次见面,真的,毫不夸张。两人没有谁是在其他庄园过的,都住在姚府,但就是没有见过面,一方面是因为郑锦常本就有心仪之人,就算嫁给了姚筠做小,也没忘记那个人,有了孩子也很少出来,姚未跟在她身边,姚筠也只能每天来看看他们,孙珑倒不是什么恶毒的正房,她也经常带着女儿过去,不过儿子那时已经开始习书,空闲时间与孙珑搭不上,他自己也就没有过来。
今天郑锦常与姚未的出现也是因为姚筠的老奶奶七十大寿,是该他操办的时候了。姚家不是个大家族,到姚筠这里只有两兄弟了,姚筠的哥哥和老奶奶住在姚筠在另一个小镇上的院子里,他的哥哥经营着一个铁铺,若是没有他哥哥出这一份力气,姚筠也没有多少机会在书院学习,也就不会有如今声名远播的年轻丞相。
姚未很少见到其他人,还怕生得很,而只大他半岁多的姚含已经和其他小孩子玩作一团了。七岁的姚傅淳已经懂得比较多了,至少是比同龄人多,他看出了弟弟不自在,便轻轻的牵了他的手,带他去了后面,今天他正好可以玩儿一天,老太君已经把他们都看了个遍,让他们自己玩儿去了。
姚未似乎被吓到了,就那么愣愣地看着姚傅淳的后脑勺,迟钝地想着他是谁,没等姚未纠结出一个答案来,姚傅淳就已经停下了脚步。
姚未看了看周围,是个房屋。
姚傅淳的本意不是带他来自己的屋子的,而是随便在这后面的花园里找个人少的地方坐会儿,只是他半路想起自己几年前给两位弟弟做的东西,就拐了弯儿到这里来了,姚含的他早就给了,姚未的因为种种原因他没能见到,这礼物也就没有亲自送出去。
姚傅淳先是笑着揉了揉姚未的发顶,说道:“来,小未儿,叫声大哥,大哥就有礼物送给你。”
姚未:“……”姚未咬着唇,没说话,睁着大眼睛看着这个对于他来说很奇怪的大哥哥。
姚傅淳的笑僵了僵,轻轻拍了姚未的头顶,道:“我是你哥哥,你要叫我哥哥知道么?”
姚未目光闪了闪,思考了一会儿,才终于憋出两个字:“坏人。”
【今日更新完毕】
【ps:[]这个符号内的内容为回忆内容或者部分补足情节的插入】

使用道具 举报

墨邶长回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803 个

签到天数: 24 天

[LV.4]签到达人I

发表于 2018-2-14 23:35:0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姚未为什么要叫姚傅淳坏人呢,因为娘亲说过,只有坏人拐骗小孩子的时候,才会无缘无故的给小孩子东西。
姚傅淳听了一阵气闷,给了庶弟一个小爆栗就去翻箱倒柜地寻找那块玉佩了。那块玉佩在达官显贵眼中并不是很上乘,但是送给小孩子却是足够了。那时姚傅淳刚刚学会写几个字,二弟就出生了,已经学了比较多的时候,三弟出生了,姚傅淳一心想要给弟弟们一个礼物,就从了父亲送给自己的几块玉佩里挑出两块来,拿着刻刀在玉佩上写弟弟的名字,当时可吓坏了一众人,不过好在做完了只伤过一次手,但是刻出来的字,歪歪扭扭的。
姚傅淳是把背面朝上放进姚未的手中的,他现在也是不好意思了。
姚未捏着玉佩,问道:“你真的是我的大哥?”姚傅淳听见这句话尴尬得不得了,也是他很少去其他院子,活泼好动的二弟见过他的次数用手都能数出来。
姚未的眼睛很亮,姚傅淳莫名心虚之时也在决定以后还是多看看弟弟们。
那天,姚傅淳花了半天的时间陪着弟弟玩儿,八岁的小身板儿愣是在两个弟弟眼中变成了高大伟岸的形象,只有姚傅淳的孪生妹妹撇了撇嘴,对他对小孩子吹牛的行为不屑一顾。
可是无论怎么说,那天起,姚未就记住了自己大哥的样子,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有了盼望大哥到来的心思,他把那块玉佩放得好好的,除了给娘亲炫耀了一下,连信任的贴身婢女都没给她看一眼。]
时间久了,有些人要么思念成狂,要么已经淡忘,周庄晓说不清自己究竟像哪一类,他只明白,初到江南那一段时间,他没有了每天的盼头,过得很苍白。
靖西离京,满城相送。城外辎重兵马已经早已到位,若辙接过君王的祈福,大喝一声,启程!
周庄晓靠着树干,听着若辙的马蹄渐远渐消,再道一声,小心。
两日后,一位温文尔雅的公子敲响了小别居的门。
周庄晓进了厅堂,连冽行上一礼:“大公子。”
周庄晓抬手止住了他:“连公子不必见外,这些繁文缛节我们之前完全可以略去。”
连冽听此便也收了,整个人更加自在:“不必见外公子叫我连冽就行。”
两人坐下,周庄晓问道:“连冽近日来是……”
连冽一笑,道:“我也该早些来拜访的,但初那几日忙着花魁大会的前后事,后来有听闻若公子在此,便没来打扰,今日也是正好借着一个名头来的。”
周庄晓问道:“什么名头?”同时连冽也从袖中摸出一张点着红花墨叶的淡黄色的帖子出来,那帖子上面正是谷雨集思四个簪花小楷字,这字画皆出自名家沈青安之手。
周庄晓接了过来,看着里面的内容。
连冽解释道:“谷雨集思虽说是文仕的集会,但组织者也会邀请非文仕之人,我替公子带了一份帖子来,若是公子有兴趣,带着帖子就可以直接去。每年集思会还有很多能工巧匠到场,还是很热闹的。”
【今日更新完毕】

使用道具 举报

易笙一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4892 个

签到天数: 56 天

[LV.5]签到达人II

发表于 2018-2-15 15:13:08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
  收起(52)

使用道具 举报

易笙一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4892 个

签到天数: 56 天

[LV.5]签到达人II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阿墨,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催更
  收起(23)

使用道具 举报

墨邶长回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803 个

签到天数: 24 天

[LV.4]签到达人I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的集思会并不是以文仕为主,许多行业也会来人,就如商业来说,连家在长嵘,那么连冽就是瑶雪园的代表,他拥有帖子便是意味着可以进入内场,而在内场,人们所交流的东西则真正与国事有了一定的关系。商业代表经济,经济最直白地代表着国库。今年的集思会自然是在谷雨那天,三月初五,城外五里的瞭春丘上。瞭春丘上亭台楼阁与平地较多,几乎是每一年集思会的举办地。
“这是你的帖子?”周庄晓问道。集思会的帖子从不在帖子上写名字,所以周庄晓才有此一问。
连冽道:“不是,这是我从沈青安沈大人那里多要来的一份,毕竟先前老爷已经传了信来,说是公子不从商,我也不会知道此事还拿着账还来烦扰公子。我念着公子在此尚无多少好友,若公子也回到靖西了,这才借着这个前来。”参加集思会的人大多是声名显赫的,岂是那些流连花街的纨绔酒徒所能比的?
“既然如此,闲着也是闲着,那我便去了。不过那天你不用和我一起,做你的便好,你也明白,我不懂这些。”周庄晓应下这一桩,今日却是三月初一,还得等上几天的。
四月初一,便是武将选拔的开始。
北方,天仍冰寒,饶是云白,积了厚厚的一层也暗沉了许多。那戈一勒缰绳,雪蹄就转了个方向飞奔了起来,待进入城中,身后厚重的城门也缓缓关上。那戈是岐氏中典型的粗犷汉子,腮胡与浓密的灰棕色的卷发,但他的心思却堪比那些勾心斗角的妃子,他此生夙愿,简单,却难以实现:坐上岐氏皇城中的那个位置,而不是让岐氏在一个混血杂种的白脸手中揉捏。
但他打滚摸爬这么多年,只止步于摄政王。
一个十八九岁男孩怯生生的在皇帝寝宫的门口向里面望着,看着那个随意闯进皇宫,又霸占了自己床榻的舅舅,眼里早就蓄满了泪水,但他只是咬着唇,没哭也没闹。
那戈察觉到他没有离开,脸色立马黑了下来:“你怎么还不滚!!”
男孩抖了抖身子,努力平稳着声线,说道:“王爷你刚回来,但是,但是……克萝姐姐这几天没办法伺候您,所以,所以蒲绒姐姐让我告诉你,她……今晚会过来。”
那戈不屑的笑了两声,骂了几句,男孩赶紧踉踉跄跄的跑了,宫里是有男妃的,他每天都在庆幸着,幸好那戈绝不碰赵国人,更是厌恶自己。
男孩一路跑到冷宫偏殿,似乎才回过神来。是的,他是岐氏皇,却是个傀儡皇帝,那戈头上还压着拥有二分之一兵力的皇叔,也是岐氏唯一一个能与那戈抗衡的人。这也是那戈为什么止步摄政王的原因。只要明面上的皇族还是烨水氏,那位皇叔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男孩铺好暖暖的床被,安静的躺了下来,他没点烛火,也无甚月色,一片漆黑中,只能隐隐感觉到他裹紧了被子,这床被子,是皇叔当着满朝官员送的,那戈也不敢轻易销毁。
【第六章  完】
【今日更新完毕】

使用道具 举报

秦若媛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25 个

签到天数: 1 天

[LV.1]偶尔签到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emmm写的很好啊,就是……我看到了忘羡哈哈,表一波白
  收起(2)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公主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419 个

签到天数: 30 天

[LV.5]签到达人II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7_226:}{:7_226:}{:7_226:}{:7_226:}{:7_226:}{:7_226:}{:7_226:}{:7_226:}{:7_226:}{:7_226:}
  收起(2)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嗨!您好:
欢迎来到升学e网通社区。
很高兴能够为您服务!
如果已经注册【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请【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