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倒计时结束
快捷导航
发新帖
楼主: 眉染成都

【古风小说】【囚歌前传·百瞑若世】【长篇】·凌虚阁

  [复制链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5 08:03: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染眉 于 2018-4-7 13:42 编辑

第四讲【书墨茶轩】
越过本说主角们成长的时间,眨眼,时光如梭,曾经年幼的男孩女孩们都成长了起来。
汉时长安,诗词散散,又是十多年的光阴。
浮生来去,人云亦云,正篇开始前,咱们呐,先介绍一下这长安城中最神秘的人物-书墨茶轩之主,苏笺。
苏笺从何处来,无人明了,只是所以的人心里都知道,他的家乡,一定是仙界般的地方。
他在长安城中待了多少年了,也无人知晓,只听闻,书墨茶轩的名字,是建朝时便有了的。
苏笺活了多久,亦无人明晓,知听偶尔见过他的人说过,苏笺的容颜是从未变过的。
苏笺长的怎样也无人形容得出,只听闻他若男似女,那是占了世间七分美的貌。
苏笺的本事也无人知晓,只是听人道他的医术,是从来的妙手回春——即使他一共就救过三次人。
苏笺的武艺更是无人知了,只是书墨茶轩开设至今,前去找事的人都消失了
······
········
说了那么多,还是让我们去书墨茶轩那边看一下吧……
非处闹市,却人来禳往,又不闻半声窃窃,书声茶香,它似乎只是一座普通的茶轩,说不出的味道,数不来的年轮。
书墨茶轩,从正面进,再曲折从后面离开,左转再行几步又是一院。
白花盛开,正是微春时候,楼宇隐藏在花间。再往深处,一所木亭浮现,一桌几凳一清茶,一所棋局其上。素手执子者,一身白衣安然美好,似神又非神,似仙又非仙。
“南昀,撤局。”声音响起,不轻不重,是会让人溺死的柔。
“是,师尊。”女声响起,从亭下上来,堪称绝世的容,安静淡然,让人生不出一丝的嫉妒。
也是与环境相衬白衣,素颜如画,将桌上的棋局收起。
这棋盘是在这桌上呆了很多很多年的,至少从她来时就在此地呆着了,但今日苏笺让她收起,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就去收了。
师尊一向不喜多言,所以她从不会刻意去问,只管安安静静去做,就好了。
“随我走走。”一拂衣袖,惊得尘埃在空中飞舞。
南昀有些疑惑,但依旧是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梨花开了。”好听的声音回荡在园了,又正好在园门处消失。
南昀抬头看了看满园的梨花,无言。
“你长大了。”苏笺停在一棵梨树前,折了一只。
南昀低了低头,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儿的情景。
苏笺转身面向与她,笑的温柔:“我是男的。”
南昀沉默,脸颊不经意一红。
苏笺俯身坐在地上,手里突的变出一只玉梳,
“帮我梳弄一下头发吧。”
南昀“………是。”
苏笺又是一笑,只把那盛开的梨花都压下去了几分。
三千乌发,不得神装。
南昀一下一下小心翼翼的梳着,细分慢捋,唯恐一不小心会弄疼眼前人。苏笺嘴角含笑,微闭上眼睛,享受,女子玉手一下一下的轻梳。
半响,南昀轻将丝带缠在苏笺的发梢,未打结,手却忽被捉住,苏笺转头,美眸微睁,嘴角依旧是淡淡的笑意:
“若是有一天,昀儿回头,突然发现世间都是假的,会怎样?”
南昀一时不解,脸颊露出羞意,
“人世间,纷纷扰扰,应,本就是真假参半的吧。”
闻言,苏笺又是一笑,起身,惊落了几瓣梨花,
“今日过后,这书墨茶轩是会易主了,南昀便少要来了。”
南昀一怔,下意识的说了句是,又见苏笺前行离开,方初醒,问道,
“那,师尊将去何处?”
苏笺停步,垂首一笑,
“猜。”

“猜。”


  收起(2)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5 08:03:3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讲【红尘客】
视觉切换,让我们从书墨茶轩离开一小会儿,到另个的地方去看上一看。
长安城中,当属闹市,一座约三层的房室伫立其间,无匾无名,古朴之至,略显突兀。
往里走去,一层只有几个桌椅,零散的几个客人,无事的小二正无聊的打着哈欠。
再上二楼,依旧是零散的桌椅,唯一不同的便是与一楼相比,二层多了几个雅间。
不多瞧,我们的目的地还在上面。
上楼梯再走一层,临目,一个大大关闭的门浮现在眼前,上一牌匾,书写几个大字
“红尘客”
隐下身形,不多言语。让我们悄悄从门外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过道出现在眼前,两侧是零落的几个房间。
右边,六扇门依次而立,从型带锁,一模一样的装饰,让人不由得有些眼晕。
左边,倒是简单了太多,只是一大一小两个门而已。
小的在后,加上了一把小小的锁,大的门在前面,虚掩着,还有几语人声传来。
往里一瞧,却是两个男子坐在里面。一个白衣素净,端坐在桌旁,浅饮一杯清茶,安静淡然,超脱世外,眼眸沉静,尽显睿智。
一个身着华服,粉红鹅黄相间,拢了一半的头发披散,面容是极好的,出尘似仙,斜靠在桌椅上,手里拿着两个茶杯,不停的倒过来,倒过去……………
“唉,我说,太,唔,君大少爷,您老人家到底想干什么啊………以诗会友?咱至少忒把名气弄起来吧?开酒楼?咱怎么着也要弄个牌子吧?弄个红怡院,”
“等人。”白衣男子淡淡说道,又倾了一杯茶水。
“等人?我的天,那您直接去吏部让他们去查不就行了吗?开个无牌无匾的酒楼……你这…………”“嗯…………”华服男子无言望天,晃动了几下小腿,将那已凉的茶水一丝不留,倒入口中。
“梓若是无聊的话,慢走不送。”白衣男子轻押了一口茶水,双眸只看向窗外。
“嗯,这个嘛……”华服男子摇了摇脑袋,他才不要走呢,嘿嘿,能让眼前人拐弯抹角如此等候的人,他当然要见上一下,说不定,唔,还能发现些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闻言,白衣男子嘴角微勾了勾,少见的一笑,他当然知道梓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这次他倒是真的要让他所想成真了。
当然,也不一定。毕竟世事难测,他能从时间狭缝,唔,姑且就先这么称呼吧,能从那边偷渡过来,已是抽了天帝他老人家打哈欠的空,并且他也不敢确定,回溯的究竟是不是他以前所呆过的世界,太多的不确定性,太多的陌生,包括,……他眼前这位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门外,忽的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已是无聊的快要睡着的忽的一惊,朝着白衣男子挑挑眉,又加紧寻匿一番藏身之地,只可惜此地太过洁净,除了一桌二椅外竟是别无他物。
梓看着对他浅笑的白衣男子,一时无言,万般无奈之下,竟将身藏在了门旁的盆栽后面。
见状,白衣男子又是一笑,来不及提醒那花树还未及他高,便已见得那门“吱呀”一声开了,
白衣男子也不在多言,只抬眉望向缓开的木门,淡淡的白色露出来,点点头,是某女善穿的颜色,
再看,一只白鞋迈进,某君一怔,不对,有些大!
再缓缓等几秒,那人倒是全都漏出来了,君若闲一愣,“是你。”
…………欲知来者为谁,且听下回分解。

  收起(5)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5 15:43:3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讲【剪不断,理还乱】
见到来者,君若闲一愣:“是你。”
某人挑挑眉:“不是我,那太子殿下希望是谁?”
某君沉默,望向那人的眼睛,清澈带着淡淡的戏谑,流转不经意的光华——他的身上,也有这个世界不喜欢的味道:
“南天人也回来了?”
南凌抬步:“某君看到我,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嗯。”君若闲点点头,又摇摇头:
“既然如此,以后离我妹妹远一点。”
南凌走到桌边,手微撑着桌子,俯身:“还知道有妹妹啊,本凌还以为若闲公子已经超脱世外,冥然无物了呢。”
“哦。”
“……………不好玩”
南凌撇撇嘴:“真是不讨喜的性子,”将身子前倾一些,“唔,某君若是以后追不到妹子怎么办?大汉王朝的血脉可是要断了呐”
身子压到桌边,贼兮兮,带着些许的暧昧………
君若闲抬眉:“我是太子。”
某凌嘴角暗抽了抽。
而此时,一楼的大堂………
“念儿,你真的看见天人他真的往这儿了吗?”“叮叮当当”一个妙龄女子身穿华服,身上带了一红玉的铃铛,正探头探脑的往楼上张望。
“当然啦,我也是这几天跟踪我哥哥,才知道这儿的。哼,他这几天老是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做什么好事!”
另一少女双手叉腰,红嫩的脸颊气鼓鼓的,额上还有几滴细密的汗珠:“这不今天,我又在这儿蹲点,准备把我哥彻底捉拿归案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神叨叨的南陵鬼头鬼脑的往这儿边来,想起某人的牵肠挂肚。喏,就呼呼跑去叫你出来么。”
闻言,妙龄女子脸颊微红,“谁,谁牵肠挂肚了!”轻轻跺脚,转身,“蹬蹬”向楼上跑去。至于那些看店的小二,则被随行而来的侍卫拦住••••••
再回到楼上
南陵依旧轻撑着桌角,从某个方向看去,不可说的姿势•••••••
耳朵微动了动,细听楼下的吵闹,嘴角勾了勾,小小的狭促。
再度俯身,细发垂下,和某君的缠绕在一起,轻托起他的下巴:
“阿璟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流浪了这么多年,还真是,和今时大不相同了呢。”
君若闲抬眸:“差不多。”
“呵。”南陵嘴角上钩,
将嘴巴轻放在君若闲耳侧“真是麻烦,不是么。”眼却底闪过一丝不经意的感伤。
君若闲侧目望向他,伴着外面轻轻响起的“叮当”声,了然,笑了笑,闭目。
“吱呀”门轻轻推开的声音,妙龄少女僵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南陵起身,恰到好处的轻拭了拭嘴角。
窦荇梓默默地向下缩了缩脑袋。
君若闲淡定的又将那茶饮下: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千,千玉”被换做念儿的女子,轻提裙摆,小步小步的走过来,探头。
“走,快走。”妙龄少女忽的转身,拽着刚刚上来的女子又快速的向下跑去,眼底,不常现的泪花。
念儿微愣,向屋内狐疑的看了一眼,看到君若闲时又习惯性的含羞一笑,可惜被另一女子拽的有些扭曲。
屋内,门敞开,依旧是常见的静逸。
君若闲倾了与一杯茶水,
南陵转身,
窦荇梓努力的又把脑袋往下伸了伸。
君若闲站起
“啪”手与脸交接的声音。
“这一巴掌,是替素衣打的。”
南陵笑笑,“可惜啦,长得帅也只能是我的错。”
俯身,将倒满水的茶杯拿起,
“刷”君若闲的衣衫多了几分茶渍。
“这杯水,是替那只蠢鱼泼的。”
窦荇梓探头:“那个,我也能替我妹扇一巴掌不?”
•••••••••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5 18:07: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染眉 于 2018-4-7 13:44 编辑

第七讲【起风了】
书墨茶轩,有书,有墨,有茶,
书墨茶轩的后院,那是苏笺住的地方,有梨花,有春夏,有美男,无匾,很多人就干脆叫它——梨园。
此时,正值春日,梨园的花开的正是繁华,亭里的棋局已经撤啦,树下的仙男也离开啦,南昀,还在树下呆站着。
他要走了,师尊说,他要走了,他说,这书墨茶轩是会易主,让她,少要来啦。
南昀沉默,这是她,呆了那么久,那么久的地方啊。从三岁那年,传信他愿收她为门人,到今日已经是那么那么长时间了。那么长的时间,她从一个微微婴儿肥的幼女,长成了现在的模样,然后,师尊就要走啦,要让她,离开啦。
南昀默站着,半响,无言,无语,只是觉得,心里空空,好像少了点什么,又堵堵的,好像多了些什么——她忽然好想哭一场。可是却又是哭不出来的,她已也经忘了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好像也忘了上一次真心的笑是什么时候了。
低头,笑,轻扯嘴角,却把心都扯的碎了,手里还拿着那把玉梳,这大抵是,他留给她唯一一个物件了吧?细细的收好,抬眉,看下太阳,已经快要落下去了呢。时间过的好快啊。抬腿,应是有微微的麻酥吧?为何我却毫无感觉?
慢步行着,闭眼,这儿院里的一树一木她是都记得清清楚楚了,又好像,从未来过,唔,如果可以,她宁愿从未来过。
——“倒不是个小气的女子。”
脑海中他说过的这句话再次浮现,只是小不小气又怎样呢?那时的她不过是三岁的稚童,就好像现在的她,无论怎样,也没有勇气说,和他一起走。
迈过,门关
南昀没有回头,或许回头也发现不了,风平雨无,在那儿亭子的后方,一身白衣飘然浮现,那是她束好的发,那是她难忘的容。
苏笺静立,片刻,前行,到了她曾为他挽发树下,停步,抬袖。
红尘客栈
南陵已经离开,屋内只剩下窦荇梓和一身茶渍的君若闲。
“那个,太子殿下要是没事,小的就离开啦?”从花树后出来,窦筕梓走的有些滑稽,但是却没有人笑的出来。
“嗯。”君若闲点点头,半响,又说了句:“回去,安慰一下你妹妹吧。”
“喳。”窦荇梓退出去,顺手关上门,叹口气,他当然是不曾替念儿删出那一巴掌,不是不敢,不是舍不得,不是未曾看出,只是,念儿,他毕竟是太子,以后会是当皇上的人啊。佳丽三千,谁会信只取一瓢?与其长相思,不如早早的,断了吧······
下楼,有些踉跄,但终是到了屋外,“呼”一阵大风忽的刮起,窦筕梓打了几个冷战,不满望天:
“这破天怎么说变就变,刚刚还晴空万里呢!”
楼上,君若闲负手站在窗口,风起,动的他衣衫飘飘,好似要离开的模样:
“起风了啊。”
抚一下长衫,茶色浸染,已是快要干涸。想前世,姑且算作前世吧,想前世,再过几十天的时间,他便要有太子妃了呢。
窦念,相国之女,端庄大方,可惜他,前世无意,所以今世,便散了吧。
至于素衣和南陵········他已是尽力让他们不再相遇了,为何还是·······
哎,算了吧,可是都能散了吗?起风啦,风中三千发丝飞舞,剪不断,理还乱呐· · · ·
梨园,苏笺抬起的袖早已放下,漫树梨花风舞,乱了他的眸,惊了他的情。
那是石人见了都会动心的一幕呐!
他就那样静静站着,七分世间的美,还有两分,化作这满院梨花飞舞······
垂目,他的眼睛,是能化水的愁······
风停了,花儿均均落下,地上,一片绯白——白不了他和她的首。
望向南昀离开的方向,心里,不经意化作她的名字,能庆幸些什么呢?庆幸她不曾回眸,不曾望见他的愁?
只是那又能怎样,他曾经伤过的女子,他怕是,又要再伤一次啦······
夕阳落下半边,拉长了世间人的影子,但是拉不出苏笺的影子——他根本,就不曾有过影子。
他又是什么呢?人,妖,亦或者是,仙?可惜啦,他活的时间太长,连自己以前是什么,都忘了。
苏笺勾唇,笑里,只是落寞。
风又起,微微小小的,将一瓣梨花吹了起来,直送到,某个碧波荡漾的深山里。
那里有一个老者,满身灰衣,一壶老酒,他喝的很是痛快。
风卷起梨花,钻到他的酒壶。
老者未曾细看,直往嘴里又送了一口,然后摇摇酒壶,不满,
“哎,起风了啊。”
是啊,起风了,他怕是再难喝到,那小兔崽子不远千里给他,额,偷出来的酒啦!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6 10:17:01 |显示全部楼层
咣,咣,咣。霸气踹门,本宝无聊,本宝被虐了,本宝看到一个好有气质的帅哥………但是!本宝忘了拍照,,过分!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6 10:18: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眉染成都 于 2018-4-15 00:03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6 10:18: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眉染成都 于 2018-4-15 00:04 编辑

··························································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6 10:19:28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情人可以做朋友?你甘心她抱着别的女孩暖手?
  收起(9)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6 10:59:51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偶的禅师作讲,观感如下:
求之不得,意为大别,不得心不解意,怜之,痛哉。
不得者,宁不遇者,宁毁则,宁不观者,宁不见。宁以三千青丝垂下换欢颜。
殊不知,宁以心也。
古人,曰可貌相。所不得者,经世则不甘者。困心而言,囚自而不得欢。
或许,很多的纠缠算不上喜欢,只是不得,只是不甘,只是拿不起,有放不下。写在这儿了,愿多人读,可放下执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起(2)
  • 苏染眉 苏染眉 :然并让,第一张图是怎么回似?
    2018-04-06 11:00  回复
  • 苏染眉 苏染眉 :回复苏染眉 :无名-
    当春花再次绽放,当蝉鸣又开始响起,于是,结束了,终于结束了;就像蝶恋花花不知道,就像蝶再来到花却已经易颜。
    每一次的花开花落都会引起一场悸动,你要走了,蝶知道吗?
    就像是那么多那么多年的喜欢与坚持,都笑我痴君不知。就像是只看一眼便再也放不下的心绪。
    你是谁,我又是谁?你在哪儿,到底怎样才能寻找到你?意乱时空,不可说的情,到底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拥抱到你,再不分离?
    从相遇,回忆,放下,再是铭记,当君已刻骨,每一次默念的名字都成了入髓的痛。我,又还能记你几年?
    三千世界,繁华成仙。五年了呐,那么多的日日夜夜,我还能念你几年,还能坚持多久?
    红颜易老,当嘴角已经不会翘,当眉梢已经不含笑,当照镜子都会嫌弃自己的苍老,当已经生儿育女,坐着微风的躺椅………只求你还会在吧,只求能在某年做一个不老有你不醒的梦,是的,如果有你,我宁愿不醒……
                              -清明时节,君可安好?
    Yng
    2018-04-06 15:40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妖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6218 个

签到天数: 66 天

[LV.6]签到之王I

发表于 2018-4-6 15:23: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宝是过来,搞喜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嗨!您好:
欢迎来到升学e网通社区。
很高兴能够为您服务!
如果已经注册【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请【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