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倒计时结束
快捷导航
发新帖
楼主: 采采芣苢

【古风小说】寒食禁烟火(已完结)

  [复制链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6 14:47:43 |显示全部楼层
楼楼来放图了。这次是男主。
第一张感觉很谦谦公子,一眼就看中了(很适合下面的)
(污了污了)
有一点点剧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6 17:01:04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二)
      舒辞奔向舒望,古雨很识相的退到远处,给他们望风去了。
      舒望一身儒装,头发高冠,一派尔雅书生之气。
     “先去祭扫,再去那里,莫忘了!”他笑着。
     “不会。”舒辞羞涩一笑。
      她回房中拆了福袋,里面是哥哥的祈愿书,还有禅师的答复:如其所言。
      实在是巧,哥哥也想与她约在西亭。她的祈愿书中明白写着,要在清明时于西亭告诉他一件事。
      她知道寒食禁烟火,她也知道天下行儒道。她可以忍一天,但她忍不住一辈子,她不想顾什么伦理了,不想管那该死的三纲五常。
     “阿辞替我撑伞可好?”舒望将伞递上前。
      两人挨得极近,舒辞既紧张又兴奋,低着头,却连着耳朵根都通红。
      她轻轻嗯一声,顺从接过油纸伞。
       舒望空出手来,他伸向袖口,摸出一支碧色玉簪,通体晶莹,一端缀有几朵小花。他亲自替她戴上。
      果然很合适。
     “今日,今日便是了。正好,阿辞,哥哥也想同你说件事。”舒望将手搁在舒辞肩上。他知道这样的感情天地不容,也知道自己是家中独子,但他也不想顾了。
      他在祈愿书上写着要去西亭,同她说清楚,没想到阿辞偏要到酉亭去,禅师说了,依她所言,酉亭就酉亭吧。
     “古雨。”舒望喊了一声。
      古雨知道他们说完了,撑着伞,将舒辞接走了。
      这里容不下,找一个不认识的地方,又有谁知道他们是亲兄妹呢?
     显然,两个人都存了这样的心思。
      他们只是不知道相会这件事早被人发现了而已。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6 21:52:07 |显示全部楼层
女主要黑化了。
虽然还没写好,但想想就好兴奋怎么办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7 08:23:01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三)
     “阿辞快及笄了吧。”马车缓慢行进。
     “回母亲,今年六月便是了。”舒辞拘束的很。
     “该筹备起来了啊。”妇人并不看向舒辞,“那么见见你娘吧,告诉他你的近况。”
     “真的,可以?”舒辞掩藏不住巨大的喜悦。舒母只是一个妾室,是没有资格入祖坟的。往年的舒辞从没见过叔母的墓地。照母亲的意思,是要告诉自己,亲生母亲的墓地了?
     “酉亭,知道么?”妇人淡淡道,却根本不是询问的语气。
     “酉亭的东边,那片高地,唯一一株豫章,那边上的土丘便是了。”
      妇人说完最后一个字时,马车停下了——舒家祖坟到了。
     “谢母亲。”
      妇人终于正眼看向舒辞,她以前对舒辞还是挺好的,不至于像今日这般。
     “去见娘的时候,是否也该反思反思呢?我记忆中的阿辞,一向乖巧懂礼。”妇人知晓却不点破,毕竟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若能悬崖勒马,大家都好。
      舒辞已被吓得一身冷汗。母亲知道了?
     “你好自为之吧。”妇人无奈叹了一声,先下了车。
      舒辞已从最初的惊慌到挣扎,变为坚定了。今日,今日就说清楚了。要么坚持下去,远走高飞;要么就此罢了,做一对寻常兄妹。所以母亲,只能对不起您了。
      舒辞并不知道,从今天开始,她欠这位主母的,再也还不清了。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7 09:02:48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没人………
  收起(1)

使用道具 举报

安离哒乖徒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13 个

签到天数: 182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7 11:41:11 |显示全部楼层
唔~徒徒很勤快,不过似乎运气不大好
  收起(2)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8 13:32:02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四)
      祭扫后,雨早停了。
     “阿辞,阿辞!”
     “子瞻,这儿呢!”
      远远的就有两伙人叫嚷着。早约好了的,舒望要与他们蹴鞠去,舒辞也要同好友竞竖秋千,这是惯例。
     今天的舒望与舒辞对视一眼,向着两个方向走了。
     “子瞻,同我们一伙儿,如何?”早有一倜傥公子上前与舒望勾肩搭背,他叫秦泽,户部尚书的大公子。
     “不行,到这里来。”又一冷冷的公子开口。他叫秦洋,户部尚书的二公子。
     “子瞻,福袋可是我不远千里从清泉寺给你带回来的,这个情不能不还啊!”秦泽一副夸张的样子,光明正大的和弟弟抢人。
      舒望刚想点头,那位又开口了:“明明是顺路带回来的,且我们同去同归。”
      其实是舒望早想与秦泽一伙。实在是他与这二公子呆不惯,秦洋总给他一种阴沉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
     “哪里不都一样嘛。”舒望装作自然的走到秦泽旁边。
      其他人也都附和着,笑嘻嘻拥上来。
      除了秦泽,没有人注意到秦洋眼中瞬间的幽深。秦泽愈发笑得开怀——子瞻要倒霉了。
      他也是惊愕的,在秦洋对他这个哥哥诉苦时——他这个一向冷情的弟弟竟看上了舒家的人。他有过恐慌,毕竟他也喜欢舒辞。但多么庆幸,弟弟对舒辞并不感兴趣。
      拆开兄妹二人的乞愿书的时候,他们是愤怒的。明明是亲兄妹,怎么能互通情意,还默契的约在西亭。于是他们滋生恶念,在舒辞的乞愿书中“西”下加了一笔,成了“酉”亭。西亭,酉亭,恰好隔着不少的路程。
      今日,不是舒家兄妹私奔的日子,是他兄弟二人达成夙愿的日子。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8 13:35:19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转黑了,部分情节少儿不宜。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8 13:54:17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五)
     “啊,热死了,热死了!”秦泽端起茶壶,直接猛灌一口。对外,他从来是一副不羁的模样。刚刚赛完,舒望也出了一身汗,顾及形象,只是不紧不慢向茶棚走着。
      秦洋早他几步,便亲自倒茶,留给众人一个背影。待舒望到时,他奉上茶杯,依旧冷漠:“喝茶。”
      舒望笑着接过,道一声谢。其他人也笑闹着要喝秦洋倒的茶,却被秦洋几个冷眼揭过。他们也不在意,秦洋就是这副性子,有什么办法呢?
      秦泽看着舒望,沿着杯口,茶水流入口中,他的喉结滚动几下,茶杯见底了。秦泽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暗道秦洋可真狠。
      舒望看看天色,快到约定的时间了。
     “今儿可不够尽兴,明日,明日再战,如何?”一公子大声叫着,大部分人都点头,今天玩的爽,却着实意犹未尽。
      舒望只是笑着,明日,说不定他已出了京郊。
      于是人群渐渐散去,舒望急切的向酉亭赶去。他已经开始想象之后的生活了,尽管他并不知道,他已经没有以后了。
      舒辞早早等在西亭,还未到约定时间。她想着,谈妥之后,她便带他一起去看看娘,和娘告个别。
      然后天涯海角,再不回京。
      她坐在石椅上,手撑着下巴,抵着石桌。她的眼神是飘忽的,一点不知道有个人正慢慢靠近。
      秦泽终于到了她的身后,右手直接向前捂住了她的眼睛。
      舒辞惊喜:“哥哥!”她想把头扭过来。
      秦泽发现她的意图,直接下了重手,狠狠挎住她。然后将头埋入她的颈窝,他真的,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舒辞突然就反应过来,这不是舒望。于是拼命挣扎起来。但她只是一个女子啊,毕竟是个女子啊!
      她哭得声嘶力竭,不知喊了多少声“哥哥救我”,但没有,没有任何人。她不知道秦泽早派人远远守住这方圆几里,又有谁听得到呢?而舒望,或许比她还惨烈些。
      舒望的眼被一条黑带敷住了,双手更是被腰带缠了起来,他以为他可以反抗的,但浑身上下竟提不起一丝力气。他就这样一直忍着恶心,听那个声音在耳边动情地唤着“子瞻”。
      他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会是秦洋。双眼被蒙住了又怎样?秦洋的音色,身为好友的他听不出来吗?
      好友?实在讽刺。
      黑布下的双眼虽然闭着,但腰带缚住的手从没放弃挣脱,虽然他挣脱不了。
      舒府。
      厅堂的主座上有一个人,一个妇人。
      身边的茶已经凉透了,她毫不在意,端起来,一饮而尽。
     “为什么,要让我失望呢?”低低的叹息,一个母亲的辛酸与苦楚。
     “来人,派舒府护卫前往所有城门口守住,一旦发现少爷小姐即刻捉回。”这声音忽然变得冷硬。舒父早早走了,舒府是她一个妇人强撑起来的。舒家,不能绝后。
      古雨听到吩咐,向后退去,安排起来。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8 17:52:55 |显示全部楼层
女主要变态了……
凡是变态,小时候都有过创伤……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嗨!您好:
欢迎来到升学e网通社区。
很高兴能够为您服务!
如果已经注册【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请【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