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倒计时结束
快捷导航
发新帖
楼主: 采采芣苢

【古风小说】寒食禁烟火(已完结)

  [复制链接]

安离哒乖徒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341 个

签到天数: 180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8 20:22:36 |显示全部楼层
徒弟啊……加油哦~期待后续剧情
  收起(1)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8 22:54:46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六)
      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秦泽早不见了。
      舒辞是被冻醒的。那个不认识的男人替她穿戴整齐,彼时她是昏迷的。现在,一阵冷风吹来,她打了个哆嗦,悠悠转醒。
      她忍着浑身的疼,坐起来。看到石桌上刺目的红,眼睛涩涩的,她却流不出泪。
      早流干了啊……
      她一动也不动。许久,她突兀的,诡异的笑了起来,不是放肆大笑,是带着少女羞涩的笑。
      娘啊,所有犯下罪孽的人,都该去死,对吧。
      她已经杀过一个犯下如此罪行的人,何妨再多一个呢?
      我的亲哥哥啊,你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告诉我,我们不可能吗?

      那么,就去死吧。

      去死吧。

      你快去死吧。

      我已经,迫不及待,让你去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9 22:35:18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七)
      舒辞整理了凌乱的发髻。她要去酉亭,先去拜祭娘。然后,她总会找到的,不守约定的哥哥。
      天色已经暗了些。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轻轻的哼唱,是欢快的调子。
     “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
      她忽地顿了顿,又轻轻道:“好啊。”
     “君独向黄泉,我自日胜贵。”
      她一路吟唱。
      远远的看到酉亭里有个人,似乎在慌张地套着衣服。走近后,那人已穿上了裤子,却赤着上身。
      舒辞走不动了。真是个熟悉的背影,只是上面全是或青紫或是红的印记。
      那人似乎察觉到身后有人,猛一回身,是面无表情的阿辞。
      他慌了,这副狼狈的样子,怎么能,怎么能被阿辞看到!
      舒辞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神色:“哥哥不要我了吗?为什么约在西亭却又到酉亭同人私会?”
     “不,没有,阿辞,我没有!”舒望苍白了脸色。
      舒辞毫不避讳的盯着他看,那些痕迹,她的身上同有一份。在她无助的时候,在她还怀着对他的期望的时候,他在这里与旁的女子苟合,享受着,真的是,该死啊!
     “哥哥,她是谁?阿辞哪里比不上她!你为何弃我西亭,与那女子在这酉亭自在逍遥——”
      舒望随意扯过上衣,草草遮住大部分身子。
     “不,阿辞,是你约在酉亭啊,我不曾失约。”
     “那哥哥福袋中装的,可是我的乞愿书?”舒辞低了眉眼,柔声细语。
     “是,是你写的,酉亭。”舒望掏出福袋,展开书信,是“酉亭”无疑。
      舒辞看到了那毫无破绽的“酉”字,低低笑了起来。那又怎样?他与她被人算计了,是事实;但同样,他沉在温柔乡中了,却也是事实。她想到哥哥像那人对待自己一般对待着其他女子,就想作呕。
      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舒望像被伤到了,向后退去几步,攥着衣物的手已经发白。
     “对不起,阿辞,对不起,我……”
     “那么哥哥,你愿意带我走吗?天涯海角,任尔西东。”
      舒望好像想到了自己被凌辱的场面,又向后退了几步,连连摆头。
     “不,阿辞,不可能了,哥哥,已经脏了啊!”
      舒辞抬起头,直视那张退缩的脸。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派纯真。
     “好巧,我也是。”她笑眼盈盈,一如当初,看他低吟“花露重,草烟低,人家暮帘垂”的模样。当初是单纯的问,如今,也是单纯的答。
     “阿辞——”他像是突然失声了,他顺着视线,看到了阿辞脖上那道青紫,那是欢爱的痕迹。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哥哥的错!”他痛哭流涕。
     “那哥哥,怎么补偿呢?”
     “如此罪孽,合该去死啊!”他已悲痛到无以复加。
     “好啊,那就去死吧。”


使用道具 举报

楼椛七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176 个

签到天数: 234 天

[LV.7]签到之王II

    和谐研究院
发表于 2018-4-10 09:04:15 |显示全部楼层
快更新呐!!!!!!!加油
  收起(1)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10 13:24:44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八)
      舒望是有一瞬间的惊愕的。但转念一想,他颜面尽失,阿辞也被玷污了,他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一死了之好啊,不如一死了之。
     “哥哥,穿上衣服罢,体面些。”她像个贤妻。
      舒望就这样顺从的让她穿上衣服。
      酉亭不远处是有一条河的,他被舒辞带到这里。
     “去罢。”她像叮嘱出门的丈夫早些回来一般。
      舒望看这并不湍急的河水,却又生出了一丝胆怯。生与死,就这样草率决定吗?他,他还没有报仇,还没有孝敬父母,还没有照顾阿辞,他不能死——
      他转身,一个“秦”字刚说出口,已经瞪大了眼——一支玉簪深深没入他的左胸,簪头那几朵小花沾了鲜血的颜色,竟变得生动起来。
      再朴素的花,粘了醉人的鲜血,也会妖冶起来吧。
     “真美!”舒辞由衷赞叹着,哥哥的眼光很好。
     “哥哥又不守诺言了,明明要去死的,又退回来”她像小孩子埋怨大人不给买糖葫芦一样,嘟囔着,“偏要我下狠心,亲自送你。”

     “哥哥为什么要负我?为什么呢?”

     “我当时有多痛,你知道吗?”

     “不过现在好了,世间又少一个负心汉了。”

     “我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哥哥还是那个有情郎,所以权当为我殉情好了,好不好?”

     “就是这样,殉情后,哥哥还是阿辞一个人的哥哥,真好!”

     “唔……有情人,对,有情人就该像焦仲卿那般,自挂东南枝。”

     “哥哥也自挂东南枝好了。”


      舒望还是接受不了,喉中“呵呵”了几声,胸口的起伏慢慢变弱而终于停止了。
      舒辞痴迷的盯着他,将那支他今早送的玉簪缓缓拔出,同时抽下他插冠用的簪子,代替那支玉簪。
      她握着他的手,让他自己将那簪子送入胸口。
      东南枝,唔,边上正好有棵树。
      想不开的舒家公子上吊自尽,却因窒息太过痛苦,而用利器给自己补了一刀,加速死亡。
      完美的借口。


使用道具 举报

安离哒乖徒弟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341 个

签到天数: 180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10 17:56:46 |显示全部楼层
…………徒徒你这个却是是蛮黑暗的哇
  收起(5)

使用道具 举报

ewtapp11549503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5 个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0 23:02:49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楼楼辛苦了。加油。
  收起(1)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11 17:56:56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清明完结
〔今年清明〕〔来年清明〕都较短,再加个尾声
  收起(3)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11 22:31:31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清明](一)
      舒辞放下祭品,新添的石碑,里面是他最爱的哥哥。
      母亲像是苍老了几岁,对着石碑什么也说不出,一直呜咽哭着。

      这是一桩已经了结的悬案。

      去年清明后第二日,有人在酉亭附近发现一个上吊的男子。报了官,却什么也查不出来。
      若说谋杀,模样不像,但若说自尽,又没有恰当的理由。他身上全是些青青紫紫的痕迹,而那个与她交欢的神秘女子又实在找不到。
      于是舒望一案定为自尽,草草了之。
      舒辞倚在石碑上,用仅自己能听到的话语道:“君已赴黄泉,妾自当富贵。”
      该去祭拜娘了。酉亭边上的那片高地,那株豫章,那个无碑的坟头。
      快到酉亭的时候,她眼尖的发现有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于是小心凑近,掩在附近。
     “是我太急切了吗?我想不到,他是这样一副刚烈性子!”秦洋猛灌下一口酒,嘴里全是苦味。当初的举动只是想彻底绝了那二人的念想,只是猜不到,也彻底绝了自己的念想。
     “是啊,谁又能想到他竟这样决绝的了结了这一生,还真是,不留余地啊!”秦泽叹惋,弟弟是第一次这样用心,也是第一次是这样伤心。这样一个好友,说没就没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像舒辞一样,他怎么敢!”秦洋将酒杯掷地,瓷身炸裂。
     “对呀,就该像阿辞这样。”秦泽有些兴奋,“父亲已经同意了,过几日,过几日我便要上门提亲了!”
     “呵,真是,恭喜了。”秦洋扯扯嘴角,又继续喝酒。只是脑子醉了,心却不行。
     “呵呵……”暗处的舒辞有得到真相的释然,当初舒望转身的时候说了一个字:秦。
      她不后悔,娘说过,不要后悔做过的事。所以,哥哥,既然我错怪了你,那就把所有造成这个误会的人都清除掉吧。



使用道具 举报

采采芣苢

  • 贡献: 0 个
  • 威望: 0 个
  • 金币: 3453 个

签到天数: 228 天

[LV.7]签到之王II

发表于 2018-4-12 06:40:54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清明](二)
     “秦大哥,我知道你是哥哥生前好友,我,我好像发现什么,可不可以同你说?”
      舒辞成功在秦府门口等到了秦泽,他身边跟着秦洋。
     “怎么回事?”秦洋醉昏昏的脑子一下清醒。
     “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偷偷地,不能让人发现。”
     “好。”
      秦泽看着这个狗洞,十分不爽,既然是禁进舒府,为什么不从正门进,偏要钻过去?
      而秦洋什么也不顾,早进去了。
      这是一个废弃多年的院子。
      最后秦泽还是屈尊进来了,舒辞将他们向里屋引。
     “为什么到这里来?”秦洋不解。
     “这是我生母的屋子。”舒辞回头,慢慢解释。
     “那……与子瞻有何缘故?”秦泽更是迷惑。
     “与他无关,但与你们有关。”舒辞甜甜一笑。秦氏兄弟却同时耷拉眼皮,昏昏欲睡。见药效差不多了,舒辞走向角落,灭了熏香。
      醒来时,他们已动弹不得,全身绑住,嘴里也都塞了布条。
      他们左右瞥瞥,是个很空旷的地方,但四周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刑具,简直比刑部的还多。越是震撼,就越是恐惧。
     “哥哥是我杀的。”舒辞从暗处走来。

     “该死的却是你们。”她手上是一节鞭,上面安着铁倒钩,钩上隐隐还有着斑驳血迹,却因年份久远而显成黑色的了。

     “我在这里杀了第一个人,这个密室的主人,我的父亲。”

     “他在这里日日折磨我的母亲,还喜欢把我锁在一旁,看他施虐。而我惊惧的哭声,正是他快乐的源泉。”

     “母亲就这样死了,他放开我的时候,我用一把刀,切下了他的脑袋。”

     “然后照着母亲的伤痕,在他身上重复了一遍。”

     “凌虐的感觉很快乐。”

      鞭子落在秦洋身上,一道血痕立即显现。
      ……
      已经看不出这两个血肉模糊的人原本模样了。
      舒辞出了一身薄汗。
     “乖,生不如死的感觉,就要结束了。”
      她重新出来,将早备好的腊肉从洞口摆到内室,这附近总有许多饿得半死的狗。密室中正好有两具高大的新鲜的食物。
      然后只剩下一个人了,最大的罪魁祸首。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嗨!您好:
欢迎来到升学e网通社区。
很高兴能够为您服务!
如果已经注册【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请【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